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阅文收割网文红利财报亮眼开始向掌阅和阿里文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2-04    浏览:
 

  加之天然与腾讯合作,在其多个平台(包括手机QQ、QQ浏览器、腾讯新闻及微信读书)上发布内容,以及与百度、搜狗、京东、小米及快猫等第三方平台建立合作等。都明晃晃地表明,阅文不想留死角。

  2017年的营收固然是在基础设施(渠道、内容、产品、IP产业链)逐渐完备下,企业凭风借力的结果。阅文的答卷也符合人们的预期,甚至有点缺乏新意,但财报内有两句话值得特别注意:

  阅文不可能每一个细分赛道都占据优势,阿里文学仍然会在相关领域领跑一段时间,但阅文不允许差距扩大成壁垒。

  2016年的首次盈利一方面改写网文业15年未曾盈利的历史,宣告网络文学产业进入盈利拐点。另一方面也折射尴尬现实:3040万,行业龙头也不过如此吗?它真的会有长远发展吗?才盈利一年就上市,是奔赴星辰大海还是用错误的道路验证道路的错误?

  至于被外界寄予厚望的IP开发,虽然在“2017年版权运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48.0%至人民币3.662亿元”“我们将一百余部网络文学作品的改编分授予合作伙伴,以供其编为其他娱乐形式”“与二百多家伙伴建立了內容改编的合作关系”, 但其占总营收比重却由2016年的9.7%下降至8.9%。

  在2017年ChinaJoy上,阿里文学联合阿里游戏、UC动漫完成首次亮相,同时推出《圣祖》、《家兄又在作死》、《妙手小村医》、《妖精住嘴》四部作品,表示将加快在动漫、二次元作领域的布局,并从政策上给予该类文学IP更多扶持。

  一同被击碎的还有对阅文赚钱能力的疑虑,根据阅文招股书,从2014到2016,它的净利润分别为-2113万元、-3.54亿元和3040万元,2017年上半年则为2.12亿元。

  这说明,哪怕网文市场不断做大,阅文仍然想要动别人的蛋糕,特别是掌阅与阿里文学那一份。他们是老对手了,根据阅文集团招股书,2016年平均日活用户前五的公司为阅文、掌阅、阿里文学、中文在线及百度文学,市场份额分别为48.4%、25.0%、2.3%、2.0%、0.8%。

  这将作为论据,在一段时间、很大程度击碎阅文“泡沫”的传闻与分析。阅文上市当天,股价盘中一度高达110港元,市值接近千亿港元,国内文化类公司无出其右。随之而来的是股价整体趋势的持续走跌,到三月份才有回暖的迹象。

  “目前我们在军事类作者的储备上还是非常喜人的,基本行业内排名靠前的相当一部分知名作者,都来到了阿里文学。”去年一次与媒体交流中,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事实上,早在去年6月的IP生态大会上,阅文就有说明,它与OPPO书城、华为荣耀阅读和vivo阅读等合作,并为后者配备了产品开发、运营团队和独立的客服系统。

  关键数据的变动体现了阅文让人惊讶乃至困惑的成长,“截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们的平台拥有6.9百万位作家。”财报如是说。

  2015年,掌阅更是修改分成策略,由消费分成改为充值分成,对渠道商让利,与vivo、oppo的分成比例由五五开变成四六分。

  现在,因为其自身体量,阅文2017年财报披露的、总营收40.9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60.2%、毛利为20.75亿元,同比增长96.8%的数据,将让资本和公众对阅文和网文行业信心大增。

  阿里文学很年轻,成立两年左右。在内容上阅文一家独大情况下,背靠阿里大文娱的阿里文学抓住众多二线大神,给了他们同咖位作者在阅文拿不到的创作、改编、媒体资源。

  在港股上市5个月后,3月19日,阅文集团公布了IPO后的首份财报。这份财报带有“自证”色彩,全年5.561亿元人民币的净利润,是阅文2016年的0.37亿14倍。

  结合阅文的行业地位,这表明,网文门户在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仍然无法改变既有的营收结构。阅文参投的《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武动乾坤》等电视及网络剧、在线上线下主导开发的一系列IP改编动画,如《全职高手》《斗破苍穹》等,仍可看作以业内顶级IP进行网文界的商业实践摸索。

  而根据招股书,这一数字在去年同时期还是530w——一年时间增加了160w作者。这些作者合力在2017年更新了430亿字节。

  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掌阅在渠道上投入大量资源。它在艾瑞移动APP指数上,各项指标始终压老二QQ阅读一头,很大原因在于早年与vivo、oppo、华为、金立等国产手机厂商合作,出厂手机预装掌阅iReader APP。

  所以阅文的人设将一直这么拧巴着,它的上市,IP改编,网文出海,推动网文进入高校研究等都为行业在商业上摸索开路,在舆论上去污名化。

  去年一年,阅文平台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由2016年的830万同比增加33.7%至1110万;用户的付费比率由2016年的4.9%提升至5.8%;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由2016年的17.4元提升至22.3元。在线阅读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83.6%,相较2016年的77.1%有较大幅度的上升。

  但正如罗立此前接受媒体表示,“阅文到了这个阶段已经看不到危险来自于哪里,说白了只要是来自文化领域的玩家都可以成为你的敌人。”不论是为了生存地更好,或者单纯地生存下去,它都要尽可能的利用自身在内容、资源上的优势,和友商们展开掠夺与反掠夺的较量。

  而早在2017年初,阅文集团就举办了二次元征文大赛。去年11月,阅文发表大数据洞察报告,称用户群体的年轻化和网络文学、二次元产业的发展,使网络文学和二次元的结合已成为时下新内容趋势。

  此种逻辑下,阅文发展军事文、二次元等内容目的明显:有对未来内容趋势判断,但也必然导致加剧它与阿里文学的竞争。

  唯一的差异来自具体操作,阿里文学设立有专门的二次元和漫画部门;但在今年年初的一次行业论坛上,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表示,“在整个阅文里面,没有二次元事业部,或者二次元业务的说法”,因为“对于任何一个业务来说,其实最麻烦或者最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是自我封锁”。

  有趣的是,人们再也找不到如阿里文学一样坚定的网文门户了:以热血军事类,青春励志类、为代表的现实题材作品、具备二次元元素的轻小说、软科幻题材作品,是阿里文学近一年以来每次公开发声都表示看好的。

  这将作为论据,在一段时间、很大程度击碎阅文“泡沫”的传闻与分析。阅文上市当天,股价盘中一度高达110港元,市值接近千亿港元,国内文化类公司无出其右。随之而来的是股价整体趋势的持续走跌,到三月份才有回暖的迹象。

  掌阅同样在2017年上市,和阅文一时瑜亮。与后者相比,掌阅虽不以原创内容见长,却拥有数字出版的优势,在内容与格调上实行差异化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