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沙发系列 >
收获文学排行榜:李洱、迟子建和班宇摘下长中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1-05    浏览:
  

  近日,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在安徽蚌埠中华古民居博览园揭晓并举行颁奖仪式。自2016年底“收获文学排行榜”首次亮相,已经迄今为止已举办三届,该榜单以其文学性、经典型和独立性引起瞩目。

  据悉,《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作品选:中篇小说卷》与《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作品选:短篇小说卷》将于2019年1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

  评委宗仁发认为,《等待摩西》读来,让人对人性弱点的审视令人感到悲凉和绝望,同时又惊叹这块土地上每一个承受劫难者也正是制造劫难的人。“《等待摩西》的写法是朴实的,它完全摒弃了炫技的干扰,用一个人物,也是一个家族,进而是一个村落发生的近乎荒诞的故事,把读者带入了东西方文化融合过程中形成的奇特景观。”

  短篇小说的第一名《逍遥游》的作者班宇生于1986年,是一位年轻而成熟的小说家。已经出版的短篇小说集《冬泳》获得了不少读者的喜爱,《收获》编辑吴越评价班宇就像是从大轰炸中幸存折返的人,他掌握着满手的细节,慢慢陈列一些,又藏起更多。《逍遥游》中的年轻女性,在病痛中遭遇到诸多背叛,她的肉身和心灵落入苦水、滚水,人世的欢乐尽数剥除。在死之前这段很漫长的“活”之中,只有她自己能够定义自己的“活”。班宇接受采访时说道:“行一艘船,可能在每一个礁石上搁浅,那些瞬间幽微又动人。我写作时并没有太考虑宏大的背景观念,《冬泳》的故事大部分背景是东北味的,但《逍遥游》的故事可以发生在任何一个城市。小说是一个容器,一颗充分的载体,既可以复制现实也可以叙述观念。”

  王安忆未能到达颁奖现场,闻讯后发来消息:“《收获》的排行榜应该有权威,能够上榜是莫大的光荣,《考工记》今年才结稿成书发行,可见得榜单反应快速,及时体现文学动态。”

  “70后”作家斯继东《禁指》名列短篇小说第二,居于第三位的是老将莫言出手不凡的新作《等待摩西》。莫言为此发来幽默获奖感言:“据说有的黄瓜放到冰箱里还会生长,此事未亲眼目睹,不敢确认为真,但确有小说因过分贴近生活在写完之后又自行生长出了续篇。《等待摩西》就是这样的小说。”

  《应物兄》是一部根基于历史的未来主义现实小说,是一部建立在虚构基础上致力于人世的厚重之作,是夸夸其谈地探讨知识分子生活和心灵轨迹的严肃尝试。评委黄德海表示,“《应物兄》保持着李洱一贯的叙事特点,幽默讥诮,从容舒展,变怪百出而又一本正经,让人不断大呼过瘾又时时陷入沉思。更为引人注目的是,作者自觉启动了对历史和知识的合理想象,并在变形之后妥帖地赋予每个人物,绘制出一幅既深植传统又新鲜灵动的知识分子群像,完成了对时代和时代精神的双重塑形。”

  “《收获》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已经毋庸置疑,是文学期刊的典范。在写作者心中,没有在《收获》上发布过作品都不能算作家,没有在《收获》上发布过长篇小说,就不能算著名作家,”李洱打趣自己此番以《应物兄》摘得榜首,才能算得上是“著名作家”。

  评委金理认为这部超长中篇几乎凝聚了迟子建此前创作中的所有主题,但最可贵的还是作家的改变,甚至不乏对自身创作惯性的反思与质疑社会阶层之间的对立和矛盾如何来协调,是否还能乞求“自然正义”式的解决?在现实面前,大自然的力量依然抚慰人心?迟子建式的“天人感应”是否还能提供成己成人的自足感?作家勇敢走出此前惯常的天地,将信念置放到现实中,就仿佛风雨如晦中的烛火,比之于温室中的长明灯,前者虽然摇曳不定,却更让读者振奋自拔。

  评委顾建平赞誉班宇算得上是雷蒙德卡佛的中国传人。“他的小说以坦率、简短的语句,散漫无谓的语调,释放出与时下其他作品迥然不同的陌生新鲜感,对读者形成强劲的吸附力。《逍遥游》没有错落起伏的故事,但有一股情绪暗流控制着全篇。如同科学家用声呐探测深海一般,《逍遥游》揭示了尘世悲欢的复杂状态。‘逍遥游’实际上是重病女孩许玲玲的一次散心之游,结果她不仅没有开心,反而增添了几分失望和伤感。病痛使人敏感、脆弱,阳光下也布满阴影和寒意,许玲玲能拥有的东西是那么少,而且泥水混杂,又稍纵即逝。即使这微妙的,尴尬的,甚至反讽的生活,她也不可能长久拥有。”

  而多元的评委组合带来了新鲜的视野,不拘一格的选拔方式将文学因子从各个阅读平台中提取出来。例如,这次最终入选作品,有很多来自非传统期刊平台,名列非虚构榜单第六的“英国当代观察系列”来自青年杂志书《单读》,候选提名的《失落的天文台》来自人文社科杂志《读库》,而短篇小说《北方狩猎》来自豆瓣阅读。这张榜单,可视为一份跨越代际与经验的、对于文学的当前与未来的共见。

  中篇小说榜由迟子建《候鸟的勇敢》领衔,“《候鸟的勇敢》能够入选2018年度收获文学排行榜,是评委们对我这一年度文学耕耘的一种肯定和勉励,或者说,是对这部中篇那对死于暴风雪的东方白鹳的一种同情和眷顾,我也因之知道,这世上从不乏慈悲之心,这世上还有那么多不背弃美的湿漉漉的眼睛,像灯一样在黑夜中闪烁。”迟子建在给《收获》发来的信中写道,“谢谢评委,谢谢读者,也谢谢生命中的阴霾和寒流,让我知道人性中的阳光和温暖的可贵。”

  今年,作家李洱以“十三年磨一剑”而成的长篇小说《应物兄》摘得长篇榜榜首,王安忆《考工记》、贾平凹《山本》分列二、三,刘亮程《捎话》和韩少功《修改过程》紧随其后。在上述文坛常青树之后,“80后”代表作家笛安描写金融街青年男女生活状态的《景恒街》名列第六,“70后”代表作家徐则臣的《北上》第七,接下来是另两位“50后”实力作家范小青《灭籍记》第八,陈河《外苏河之战》第九,青年作家石一枫《借命而生》第十。

  从这份岁末榜单可以看到,现实主义的题材,仍然是当代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写作者的深耕细作之地,并不断向文学市场传送社会的、历史的、科学的思想资源。

  作为一部长篇历史小说,贾平凹《山本》不仅有对秦岭的“百科全书”式书写,而且也有对现代革命的深度反思。一方面,对涡镇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充满烟火气的世俗日常生活进行着毛茸茸的鲜活表现,另一方面,却也有着哲学与宗教两种维度的形而上思考。评委王春林认为,《山本》既是一部死亡之书,也是一部生命之书,既是一部苦难之书,也是一部悲悯之书。

  非虚构榜单同样异彩纷呈,张新颖《沈从文的前半生》拔得头筹,阎连科《田湖的孩子》紧随其后,马丽华的“写作过程就犹如一场科考”的《青藏光芒》赢得敬重和推崇,位居第三。

  “80后”另一位代表作家周嘉宁的《基本美》名列中篇榜单第二,来自海南的新面孔、青年作者林森以《海里岸上》取得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