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茶几系列 >
第一届广东省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举行 获奖者自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28    浏览:
  

  无论他说什么,无论他话里的关切与好奇多么明显,我都只是含糊地应付过去。父亲也察觉到了这种尴尬,却又在某种情感的驱动下不甘心就这样离去。随着时间的流逝,话题也渐渐减少,空气都似乎在尴尬中凝结了。他是时候得走了。就在这时,上了盘农家小炒肉,青的红的辣椒泛着油光。他仿佛看见了一线曙光,急忙地问:“那你现在能吃辣椒吗?”

  大洋网讯 昨日,历时六个月,由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主办的第一届广东省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结束,在中山大学怀士堂举办颁奖典礼。据组委会介绍,在超过1500份的来稿中,有来自10所广东省高校的18篇作品分获一二三等奖。

  周楚航脸上洋溢着青春,几颗青春痘在他脸庞顽固地留下了痕迹。“一直比较喜欢写作,小时候最喜欢读的就是童话故事。”周楚航回忆说,当时还尝试着写了一些童话。周楚航将自己的初中、高中阶段总结为“格式化写作”的时期。他告诉记者,当时的写作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哪个部分可以得分,哪个部分需要升华,哪个部分需要引用,他都了然于胸,写的都是“应试化”的作文。

  “在评审结果出炉之后,还会对每个获奖的学生进行走访。”中山大学中文系党委书记于海燕告诉记者,在价值观方面、作品立意方面,评审组有专业的评审进行审核,此外,为了能够在各个高校起到正确的引导作用,还会有专门老师外调了解获奖者的个人现实表现。“目前正在准备进行全国范围的大学生文学创作大赛,届时也会引起更大的反响。”彭玉平说。

  一时间,那一碟碟青椒炒肉、父亲一次次寂寞地吞咽、我吐出来的那一口辣椒的过往画面都涌入了我的脑海,化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拳又一拳地打着我的脑袋。我不说话,拿起筷子胡乱夹了几片辣椒,青的红的,塞进嘴里。在父亲惊讶的眼神中,我吞下了满嘴的辣椒。他没想到我会如此鲁莽地回应他,一脸慌乱,带着责备地说:

  “根据大赛的评审规则,包括高校教授、作家、文艺评论家、资深编辑组成的评审组,对作品进行匿名评审,共进行初审、复审、终审三轮严格、客观、公正的评审,最终评选出18个获奖作品。”大赛评审之一、《花城》主编朱燕玲介绍说。此外,评委给作品打分,评分采用百分制。“我评审的时候,主要看三个方面,文字表现力、想象力和思想深度。”

  他是中山大学法学院大二的学生,通过一篇散文《辣》,获得了评审的认可,被评为新诗散文组一等奖。他叫周楚航。“写作技巧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真诚。”他告诉记者,在他的认知中,似乎很多写出好东西来的作家,不一定是科班出身。他说,自己比较关注的是能在细节上反映出人性“闪光处”的作品,“我也喜欢在生活中发现这种细微的美好。”

  对于自己选择法学专业,周楚航说,主要出于现实的考虑,而且家人也希望他从事与法律相关的职业。“我始终都觉得写作是一种爱好,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周楚航说,与中文专业的学生相比,可能自己读书的时间不会那么充裕,写的东西也没有他们多,而且中文系学生的作品能够得到老师的指导,会很快找到适合自己的文风,这是他们有优势的地方。

  他举例说,以前在山西时一周有四天吃米饭、三天吃面条,“我都会对家人说,怎么又吃面条?”可来了广东之后,“一周四天吃面条、三天吃米饭”,还是会抱怨“怎么又吃米饭?”远离了家乡到了广州之后,他才对自己的家乡,产生了深深的身份认同感。他告诉记者,这也是他写《终点阿里河》这篇小说的初衷,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来自他家乡的烙印和对家乡的认同。

  在“模板化”的写作之外,周楚航还是喜欢写写随笔,“心中有了感触,就会记录下来”。他继续说,这种散文性质的写作,大多是记录生活中碰到的人和事,更像是在“模板化”写作之外的一种“自我放松”。他觉得,写作是一个自我挖掘和自我思考的过程,需要去追问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想法。“这种想法,是没办法和人面对面去表达的。”

  我想起父亲在家里吃的最后一顿饭,他也被呛到了,但他只是红了眼,没有像我一样被呛出了眼泪。或许是因为他当年只吃了青椒,而我却吃了更辣的朝天椒。又或许是我当年激烈的反应让他发现自己与我格格不入,为他的离开找了一个足以说服自己的借口。而我,在如今发现自己与他变得如此相像,心里甚至渴望着他的陪伴时,难免会有更激烈的反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