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茶几系列 >
新浪好书榜文学类一月好书榜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2-05    浏览:
  

  一开始,金宇澄写了“我的父亲母亲”在刊物上发表。在朋友建议下把父母的故事继续写下来,才有了这本《回望》。他决定远看一个普通的青年人,如何应对他的时代,经历血与牺牲,接受错综复杂的境遇和历史宿命,面对选择,从青春直到晚年。父亲去世后,母亲情绪很差,金宇澄经常陪母亲翻阅相册,于是请母亲以这些照片为序,记下曾经的时间和细节。在梳理记忆的这段日子里,她变得沉静多了,仿佛只有回望,才是生命的价值。

  村上春树在他的小说中表现得很坦诚,虽然是隐身在作品之后的。像这本书这样近乎开诚布公地回顾、畅叙自己的作家之路、文学观、写作心得、笔耕甘苦,在他还是少见。这位多年以创作多产而状态连贯著称,在中国读者中群众基础雄厚的“文坛老运动员”是如何养成的,这本自传式创作谈给出了部分答案。

  海归导演余松坡回国,拍了一部关于蚁族的先锋戏剧,引发巨大争议。他在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内心的隐秘开始不断显现。这一切被小保姆罗冬雨看在眼里,慢慢地,这隐秘也被罗冬雨的男友,快递员韩山发现了,最后,又被罗冬雨的弟弟,准备考研的大学生罗龙河引爆……

  这是2017年初令人惊喜的文字。这些散文中所记录的人和事,流露的思考,于我们而言并不见得陌生,却因为作者凝练、克制,又暗含充沛情感的笔触,呈现经历过人世沧桑后的那种领悟,和尽可能的平静。涉足影视编剧、监制后的李修文对如今很多读者而言是个陌生名字,而他多年前借以蜚声文坛的那些小说,或因这本散文集的问世重回为《山河袈裟》着迷的读者视野。

  已故意大利大作家埃科在辞世前这最后一部作品中,以预言般的姿态讲述了关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发生在意大利的一场办报大戏。面对广播和电视媒体的冲击,纸媒如何生存,记者职业操守与经济利诱间怎么角力,历史与现实和未来的关联几何?这些问题,何尝不是时下纸媒面临的难题?当然,博学如埃科,自然不会放过在其作品中引经据典“为难”读者的机会,这些内容丰富了小说的质感,也是读埃科乐趣之一。

  2011-2014年,意大利天才女作家埃莱娜·费兰特以每年一本的频率出版《我的天才女友》《新名字的故事》《离开的,留下的》和《失踪的孩子》这四部情节相关的小说,被称为“那不勒斯四部曲”。以史诗般的体例,描述了两个在那不勒斯穷困社区出生的女孩持续半个世纪的友谊。这个系列作品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费兰特热”,不知道这股热会不会蔓延到中国?

  不能顾名思义把这本书误以为东北旅游指南。这里的“游”无关太多风景,更多是作者迈克尔·麦尔跟随东北妻子返乡居住的东北农村见闻。这位美国作者对于中国题材情有独钟,又有不错的非虚构写作训练和实践,曾写出过《再会,老北京》那样的中国见闻纪实作品,此番将写作视角投向广袤的北中国土地,记录下他耳闻目睹的东北风土人情,其中颇多引人耳目一新的故事和细节。

  在同代八零后作家中,张怡微的写作相当扎实,却很低调。这部长篇是她“家族试验”系列小说中的一部,是年初问世的原创长篇小说中重要的一本,讲述了少女主人公在家庭、亲情所构成的人情环绕世态炎凉中的成长故事。张怡微的文字细腻、感性,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把握、语言和人物身份的契合,都控制得到位。《细民盛宴》的故事和时空背景,让人想到张爱玲笔下的女孩命运,以及《繁花》中的市井人心。

  止庵30岁那年,焚烧了自己年轻时写的几十万字小说手稿。他后来在《挽歌》中写道:“经卷废弃似纷纷白骨,/清风翻卷,一篇即是百年,/皓首的书生茫然无归,/不知在哪里写剩余的诗句。”《喜剧作家》当年被遗落在友人地下室,成了为数不多幸存未毁的书稿,也是止庵迄今出版的首部短篇小说集。包括《世上的盐》、《墨西哥城之夜》、《喜剧作家》、《走向》、《姐儿俩》等五个短篇,讲述选择与迷惘,幻想与失去的80年代。

  作为评论家的李敬泽其实一直有评论之外的文字行世,只不过那些文字每每被他评论家的声名和文章覆盖。而这本“故事集”显然意不只在“故事”,这是作者跨文体写作的集中展示,博物、考古、历史、文学、神话,等等,被他以自己的方式共冶一炉。他试图将那些尘封在历史和文字中的情节、形象以及内涵提炼出来,赋予有着他个人风格的、古今穿越般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