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茶几系列 >
九歌微访谈之马晓春:心灵的放歌划过指尖的流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2-09    浏览:
  

  7、您主编《康乐县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段经历给了您什么样的启发?或者说这段经历对您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家乡自古为丝绸之路、唐蕃古道要冲,各民族“茶马互市”活跃区,是貂蝉故里,赤兔家园。发现有新石器时代的马家窑、半坡和齐家文化遗址,相传历史上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三国时期关羽的宝马良驹——胭脂赤兔马,出自胭脂川。

  我会先完成工作,因为这是我的本职,也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写作只是我的爱好而已。从内心深处来说,其实我更喜欢的还是写作,大多时候只能为了繁重的工作“忍痛割爱”牺牲掉自己的写作时间,所以节假日、休息时都成了我写作的黄金期。

  我计划举办文学采风活动,邀请省内外知名作家诗人走进康乐,用手中的妙笔讴歌大美康乐、讲好小康故事,集结出版诗文集。同时,继续办好康乐唯一的文学微刊——《康乐文艺》。坚持写作,多出精品,再次集结出版更高质量的个人诗文集。

  我先后加入了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甘肃省作家协会、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成为甘肃省行政区划与地名专家库第二批地方专家。在中国散文网、盛京文学网、《威宁诗刊》《白银文学》《民族日报》等报刊网络发表散文、诗歌、新闻6100多篇(件),其中有30篇散文诗歌获“魅力临夏.良恒杯”全国少数民族散文大赛优秀奖、首届“江苏杯”全国情侣征文大赛诗歌组一等奖、第二届当代文学精品选全国诗文联赛旧体诗一等奖、二等奖;多首(篇)诗歌散文被《当代文学精品选》《初雪》《炊烟飘过的记忆》《江西散文诗》等书刊收录。32篇新闻稿件获得省州广播电视及报刊文字类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等。著有《新闻辑录》《文苑花絮》《心灵的放歌》《划过指尖的流年》,合著《流年絮语.当代唯美作品选》《花儿艺术人生》。参加了中国民协第十八期深入学习贯彻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专题研讨班、首届中国西部当代作家作品学术研讨会和第三届甘肃文艺论坛——甘肃省少数民族母语文学创作研讨会。

  一部是诗文集《心灵的放歌》,另一部是诗文集《划过指尖的流年》。这两部分别由悦读天下文学网站站长、《悦读》杂志副总编姜秀丽(笔名清雅),西北民族大学教授、东乡族著名作家马自祥分别作序,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特别是获第二届“良恒杯”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大奖赛优秀奖的散文《怀念我的奶奶》,读一次文章,流一次眼泪,收到全国各地很多读者的共鸣和评论。

  主编《康乐县志(1986--2005)》《康乐年鉴》5部,著有《新闻辑录》《文苑花絮》《心灵的放歌》《划过指尖的流年》,参与编辑《中共康乐县组织史第三卷》《中共康乐县组织史第四卷》,合著《流年絮语.当代唯美作品选》《百姓文学年度选刊》。

  作为康乐县作协主席,我会一如既往地关注年轻一代的文学爱好者,想办法、筹资金,通过举办文学创作培训班、读书分享会、采风活动、征文比赛,并办好文学刊物、开展捐书公益活动等,不断开阔他们的创作视野,全面提升他们的写作水平。也希望他们甘守清贫、多出佳作,为家乡的文学事业多做贡献,鞠躬尽瘁,使康乐文学后继有人,无愧于文化大县的称号。

  有重游西藏(我曾在拉萨服役)、走进云南、跨出国门的想法,去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寻找多样化的写作素材。有过隐居山林或游历世界的想法,幻想在一个世外桃源,无人打扰、静心创作,写出更多的精品佳作。

  我更喜欢散文,散文是最大众化的一种文体,凡是能够独立成篇的文章都可称它为散文。因为散文能“以我为主、以情为主、以真取胜、以小见大。”我觉得,写散文最好以第一人称来写,将自己放到所写的文里去,做文字里的主人公,就像演员演戏,将自己和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整合到一起,这样才能写出自己的线、当写作和工作发生冲突时,您通常会如何解决呢?写作在您的生活中占有怎样的地位呢?

  童年留给我最深的记忆是贫困,父辈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遇到旱涝年份,庄稼颗粒无收,吃穿都成了问题。我上小学时,交学费往往是最大的难心事,由于买不起书本,石子成了我练字的铅笔,操场成了我学习的本子……。为此,改变命运也就成了我幼儿时的最大理想。

  我有一个观点,觉得人生最大的幸运和快乐就是一辈子做自己喜欢做的工作,一辈子向着梦想的目标冲刺。保尔柯察金曾经说过,“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当我到花甲之年的时候,可以自豪地说,我把最宝贵的时间献给了志鉴编修和文学创作事业,我无怨无悔!所以到今天,最令我感到欣慰和满足的是:有的朋友甚至陌生读者在见到我或者认识我时,还能记得某篇文章的题目和大概意思,我觉得心血没有白费,清苦没有白受,一种喜悦感、幸福感和成就感油然而生!

  我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自学汉语言专业后开始写作的,当时我的一篇散文《杏子》发表在了《民族报》,那份自豪感、成就感历历在目。特别是我的散文《怀念我的奶奶》获得第二届“良恒杯”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大奖赛优秀奖后,我觉得好像是一场梦!一场日思夜想的实现了的文学梦!不到3000字的散文,奖金是500元,还通知我去北京现代文学馆领奖,报销路费食宿。这次获奖,给我以后的创作给了莫大的鼓励和无穷的动力!

  是从2012年我调任康乐县志办主任开始的,当时可用“难”与“苦”两个字概况,难的是资料缺失严重、修志工作外行,针对单位大部分人员不懂业务的现状,我只得重头收集各类资料(难中之难是外地康乐籍人物资料),反复钻研摸索业务(设置县志年鉴篇目等等),自己亲自收集资料、设置篇目、修改稿子、排版设计,由于上班时间参加会议、处理公务等等,很多业务工作都是节假日、休息时在家里完成的。苦的是电脑录入、修改排版,针对单位大部分人员不会电脑的现状,我只得学习电脑操作,从几叠资料到完成《康乐县志(1986——2005)》初稿,再到评审稿、评议稿、送审稿……,从没有年鉴到出版5部高质量《康乐年鉴》,再到康乐年鉴入藏国家图书馆、全省年鉴编辑经验辅导、参加全国年鉴主编培训会……,一个个跨入全省前列的成果,而我也落下了高度近视、颈椎疼痛等一身的职业病。同时,业务工作对我的文学创作帮助较大,特别是养成了语言严谨、文风端正,标点符号运用得当等诸多优点。

  我的家乡康乐县位于甘肃省中南部,临夏回族自治州东南,总面积1083平方公里,辖5镇10乡,152个行政村。有回、汉、东乡等9个民族,其中东乡族占3.5%,是一个以种养业为主的贫困县。

  马晓春,东乡族,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康乐县作家协会主席,康乐县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总编)。先后在中国散文网、盛京文学网、心雅文学网、豫北文学、《少数民族诗人》《白银文学》《民族日报》《花儿艺术人生》等报刊网络发表散文、诗歌、新闻6100多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