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茶几系列 >
京东文学奖 让读好书成为我们生命的常态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3-12    浏览:
  

  此次京东文学奖的评选过程持续近半年,从去年年底开始,由京东图书专业团队和专业评委共同讨论,确定了每个领域20本的初选书单。在坚持严肃性和专业性的同时,京东文学奖还兼顾大众的阅读需求和阅读趣味。今年2月,京东上线为期一个月的大众投票,结合读者的网络投票结果与专家评委的意见,敲定20进10的书单。层层筛选,最终在5月份进行每个奖项5进1的现场评选,评选和讨论现场对媒体公开,并在月底揭晓最终结果。

  第二届京东文学奖由京东集团主办,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指导,光明日报、人民日报客户端、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京东公益等机构协办,由“年度京东文学奖-国内作家作品”(奖金100万人民币)、“年度京东文学奖-国际作家作品”(奖金100万人民币)、“年度传统文化图书奖”(奖金20万人民币)、“年度儿童绘本原创作品奖”(奖金20万人民币)、“年度科幻图书奖”(奖金20万人民币)五个奖项组成,颁奖仪式上还将公布根据京东图书大数据选出的“最受大众欢迎书单”。每个奖项包括初选入围书单20本,每个奖项由五位专业评委+一位跨界特邀评委组成评委团,全程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评选。

  文学的本质,就是书写矛盾和冲突,写人与人情感的角力与精神困境,借此抵抗人生的无意义。王安忆的这本《红豆生南国》,回归了既是王安忆所熟悉的、也是国内读者所熟悉的写作氛围,用温婉而不失冷静的语言讲述不同类型人物在各个世界的遭遇。虽然回归了传统的写作手法,但《红豆生南国》也没有放弃对现代生活困境的探究。可以说,王安忆在现代城市中探讨着现代性生活和人生传统羁绊之间的矛盾。而这重矛盾在王安忆的笔下,正体现在绵密与细腻上。正如评委、作家苏童所说的那样:“王安忆特别细腻和绵密的笔法,像我们传统的工笔画,细腻感甚至远超工笔的线条,不厌其烦,这构成了王安忆有别于其他作家,不光是女性作家,而是所有中国作家的特征。如果王安忆的小说出现很大的跳空、空间感,你会怀疑那不是王安忆。我们看王安忆就是看绵密,绵密感的压迫。”

  本次入围国内文学奖项终评的作品共有五本,分别是《飞行家》《红豆生南国》《飞行酿酒师》《我循着火光而来》《好人宋没用》。最终,王安忆的小说集《红豆生南国》斩获大奖。自《长恨歌》之后,王安忆再度书写都市人间的绵绵情缘,讲述中国香港、纽约、上海三座城市中“都市移民”的青春、爱与孤寂。这部作品的获奖,不仅体现了现代读者的阅读趣味:篇幅轻,故事明确,与传统价值相关,叙事手法清晰;也体现了京东文学奖在价值追求上的取向:回归传统,才能更好地挖掘现代。

  首先是孤独的意义。在现代日常生活中,人人都会面临孤独,它如影随形,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正如评委、哲学家、作家周国平所评述的:“孤独,孤独是终极的发现。这些语言其实很少用,但是都集中在这里。它忠实于记忆的灵魂,必然是孤独的,因为它会游离于现实的生活。所以,只能带着记忆永远流浪。最后,小镇的居民要剥夺西尔维的监护权的时候,把那个证据烧毁了,其目的是不让小镇居民亵渎祖屋里面的记忆,这个私心的灵魂,对记忆的忠实,我觉得是一个很关键的东西。”《管家》帮助我们从精神的层面,发掘孤独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意涵。

  其次是家。《管家》书写了三代女性和一个房子的故事。所谓“管家”,不仅要保持房间的整洁,更是要保持一个家的精神纯净。小说中,命运常毫无征兆,悄然而至,而在现实世界,命运往往就是日复一日的生活。前一年还有着三个女儿的房子,在外祖父去世后,瞬间变得空空荡荡。它为生活留下了一个缺口,这个缺口,对房子里的人来说,是敞向自由外界的出口;对游离在外的人而言,是一条回归的隧道。评委、作家张悦然评价说:“它讲的不是守护一个房子,而是一种亲人之间的陪伴和一种凝聚。当我们读完这本书以后,发现它竟然是人间最艰难的事情,我们是如此容易离散,容易抛弃和被抛弃,因为有命运,有社会,还有我们自由的意志,所以我们总有无数种可能性。”《管家》让我们认清命运无常,珍视家人的凝聚。

  美国作家玛丽莲·罗宾逊《管家》,在此次评选中从入围终评的其他四部国外作品《七杀简史》《撒旦探戈》《毒木圣经》《儿童法案》中脱颖而出。这个发生在美国爱达荷州偏远乡村,关于孤独与人生流浪的异国故事,为什么会在国内读者这里生根发芽,并得到专业评委的青睐呢?

  评委、编剧史航评价说:“哪个地方有疏远就有乡愁,乡愁的寂寞和隔阂才是王安忆的主场,所以我看那几部曲,是在看青年受挫感情当中明显的轮廓,也喜欢看任何的挫败都可以随时化掉形不成轮廓的东西,生活有搁浅、挫败和辜负,都可以消化掉。”从这个层面来看,《红豆生南国》既是向外延展的,逃离的,也是向社会内部和人生情感收缩的。这进一步启发读者如何在现代性造成的必然疏离与真实内心之间,做出正确的抉择。

  在新媒体阅读日趋流行的当下,京东文学奖再次引领读者贴近“沉浸阅读,咀嚼文字”的心境,从手机返回书页,享受阅读的魅力,营造溢满书香的社会氛围,让多读书、读好书成为每个人的生命常态。

  5月31日,备受媒体和读者们关注的第二届京东文学奖获奖结果正式揭晓。本次京东文学奖共分五大奖项,年度儿童绘本原创文学奖由刘洵的《翼娃子》摘得;由萧寒主编,绿妖撰稿,严明摄影的《我在故宫修文物》获得年度传统文化图书奖;韩松的科幻作品“医院三部曲”之一《驱魔》获得年度科幻图书奖;而最受关注的国内与国外文学奖,则分别由王安忆的中篇小说集《红豆生南国》和美国作家玛丽莲·罗宾逊的《管家》斩获。两个奖项各自设立了100万元的奖励,后者将由玛丽莲·罗宾逊和《管家》的译者孙芸分享。

  最后是人生选择和女性的抉择。不同人物的命运选择,在小说一开始就呈现出来。而女性人物的命运选择,在大量的国内外文学作品中,总是以“分阶”的方式呈现。自由、无拘束、永远在路上的生活方式是值得崇拜的,而留守家庭、结婚育子的生活方式则不值一提。《管家》里集中了好几种命运选择的可能,有些还互相违背,但《管家》中并不存在任何不平等的视角。主要人物西尔维是流浪还是承担管家的责任,一个人该怎么选择自己的生活,玛丽莲·罗宾逊对所有自主选择都给予了充分的尊重。这无疑为国内读者提供自由人生的新视角。

  除了体察生活困境之外,“异乡”这一话题也使得《红豆生南国》在读者中引起共鸣——当身在异乡打拼的他们读到这些故事时,或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自身的处境。评委、作家苏童便认为,这本小说表明了王安忆的眼界:“地理范畴不代表眼界,不是说写到美国,写到东南亚,写到新加坡,就代表你的眼界如此宽阔,当然不是一个等号。但是可以看出王安忆想走出上海,特别努力地想离开上海,从上海腾空而做一些什么事情的想法,或者说她的主观愿望,特别的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