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橱柜系列 >
第三届“芙蓉杯”全国文学大赛入围散文作品—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05    浏览:
  

  东岼山海拔不高,略高于福州的于山(海拔200米),临海可以听到海浪拍岸。白天站岗,可见海上的海鸥在飞,云在飞,浪也在飞。海鸥像在天上飞舞的天使,伴着海风在一望无垠的海面翩翩起舞,望着海鸥穿云破雾,我也总有飞翔的欲望。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当兵时所在的部队就驻守在厦门的东岼山上。离开部队后我一直再没去过东岼山。三十多年来,想起东岼山,心里就隐隐作痛,但更多的是眷恋。

  与东岼山隔海相望的是大担、二担、三担……这些小岛当时称“敌占岛”。渔民说秋季捕鱼一般在夜里,因为灯光会招引海里的鱼。每当夜幕降临,这些岛屿与金门岛灯火通明,交相辉映。千舟百舸,渔火闪闪,一幅迷人的夜景。白天,天气好时可以看见小金门,隐约可见农民在田间劳作,汽车在公路上飞驰;晴空万里时,用军用望远镜可以看见大金门。

  在东岼山还有一道美景,海上看日出,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记得前几年去黄山旅游,天没亮就被大伙拉出来看日出。其实在东岼山看日出,记不清多少次,看过多少回。黎明前夕,躺在床上仰头就能看到。但每次看日出都会让人心潮澎湃:在水天相连之处,在海的尽头,亮亮的一个红点,圆圆的,就像一颗刚刚从贝壳里剥离出来的红珍珠,高高地悬挂在天际,那样鲜艳、那样光彩、那样楚楚动人、那样光芒四射……

  我们是高射炮兵,海鸥在高翔的时候许多战士就会把高射炮瞄准镜对准海鸥练习捕捉目标、跟踪目标。尽管海鸥忽高忽低,忽左忽右,近距离目标很快,很难跟踪,但是战士们还是练的津津有味。

  在捡鱼的时候,我们还会捡到海鸥蛋或是海燕蛋,蛋呈淡灰色,比鹌鹑蛋大些,花花斑斑的。不说漫山遍野,只要翻开草丛,走近岩石旁,哪怕一块不大的石头,就会捡到海鸥蛋,海鸥一次产蛋二三个,战士们就会拿帽子装。琼瑶的《海鸥飞处彩云飞》,不仅是战士们的一道风景,海鸥蛋更是战士们改善伙食的一道美味。

  海鸥的生存能力极强,往往在傍晚时分,几百几千只海鸥发出清脆的“欧欧、欧欧”声,并会以不同的姿式向海面俯冲觅食,一头扎进海里,之后跃出水面,飞翔的海鸥嘴里叼着叫不上名的鱼,落在我们的阵地旁,一边撕咬,一边嘴里发出“咕咕”声。许多海鸥可能是口味问题会纹丝不动地把鱼丢在炮阵地附近就飞翔而去。这时,班长就会叫上几个战士拿着水桶去捡,少则三五十斤,多则上百斤。鱼虽然不大,但是炊事班里飘出的阵阵鱼香味着实让战士们嘴里发出“啧啧”声,伸长了鼻子,深呼吸了好几回。

  傅振明,1959年9月生于福州。插过队,当过兵,做过工人;有过27年的企业报主编经历;近3000篇新闻作品被各级新闻单位采用,多次获得好新闻奖。有近300篇诗歌、散文、微小说、报告文学发表于各级报刊杂志,获得过银奖、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