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橱柜系列 >
百年回望:《中国文学研究论著汇编》出版座谈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13    浏览:
  

  2019年4月27日上午,由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办,北京唐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协办的“百年回望:《中国文学研究论著汇编》出版座谈会”(以下简称“出版座谈会”)在北京紫玉饭店紫光楼五层会议室圆满举行。

  《中国文学研究论著汇编》(共320册)(以下简称“汇编”)由天津古籍出版社2019年1月正式出版,北京唐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独家投资和独家发行。

  来自全国22所高校的专家学者,高校图书馆馆长,人民政协报文化周刊、中华读书报、中国艺术报、文艺报、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6家媒体人,以及出版投资方共50余人参加了此次座谈会。

  赵敏俐教授首先介绍了汇编项目的发起情况。即大概在5年之前,就有这样一个想法。主要是在学术研究的过程中,越发感到进入20世纪以来,中国的学术发展有一段比较辉煌的时期,需要我们对它进行一些学术总结。而且新时期的学术研究也需要在此基础上往前推进,需要更好地来总结这个时期的研究状况,也需要有相关的研究材料。但是在寻找这个时期相关材料的时候,发现看起来好像离我们很近,不过是100年时间,但是这些材料真的是很不好找。因为好多著作出版了之后都没有再版,当然比较优秀的一些著作再版了,但是大部分都没有再版,原版藏在全国各地图书馆。有很多书现在拿过来一翻黄黄的都有点吊渣了。因而这个时期的材料反倒是特别难弄,因此我们就想能不能整理起来。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之后,首先是查找目录,做调研工作,最后确定影印出来。之后和北京唐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实际上主要的工作及出资是唐威公司做的。今天我非常荣幸地请大家来,就这套书的价值或意义,成就得失,或者下一步我们是否还可以再继续做,请大家给我们提出一些宝贵的批评和指导意见。

  首都师范大学孟繁华校长在致辞中表示:中国有着悠久的文化文学传统,中国文学是中国文化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汇编所编选的,是20世纪前半期的中国文学研究有代表性的学术著作,有着特殊的重要价值和意义。因为它产生的时代正是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也是中国文学、中国文化发生大变革的时代。正所谓旧制度废,而新制度新,旧文化废,而新文化新的时代。文学研究空前繁荣,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其内容之丰富,思想之活跃,堪称近代中国的文艺复兴。从这时代的文学研究中,体现了卓越的时代意识、变革意识、包容意识与危机意识,充分展示了我们作为文化大国应具有的丰厚博大、自信从容。320册的《中国文学研究论著汇编》的出版,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以实际行动,来践行十九大精神,践行北京是政治文化中心建设的浩大工程,是对中国文学乃至中国文化研究传承所做的贡献。

  此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邱运华书记,原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办公室副主任、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杨庆存院长,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特聘教授刘福春,北京唐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房宇也相继致辞。

  邱运华致辞说:汇编的出版是对中国民间文学在百年中国文学发展中,发挥的重要作用高度的肯定,也是对民间文学学术在建设新文学进程中起到的重要作用高度认同。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年,建国70年。我们当下大家都在总结,把20世纪上半年的学术史展现出来,实际上不仅是总结100年的问题,也为我们70年的总结提供了参照,意义很重大。

  首先是创新性。这部书的角度很新,一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弘扬和继承层面来说,中华文化传承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通过文献的汇编传播流逝。从《诗经》到《四库全书》,甚至个人的文集,都是如此。所以这部汇编从学术的角度,收编了这么多不易得到,不易看到的文献资料,非常难得。二是从国家层面来说,它是一个国家文化建设,特别是国家学术文化建设的一种基础工程,一个重大工程。到目前来说,专门从学术角度来汇编的资料,不多见,所以也可以冒说一句是开风气之先。学术是文化的最高形态,一代有一代之学术,能够把一个时代的学术研究成果汇编起来,为大家研究,为学术思想的提升提供方便,这可以说是很大的功德。

  其次是实用性。这部书是为学者,为学界,为学术文化建设提供了很大的方便。首先,提高了效率,之前我们收集资料花的工夫非常大,有了这部专业性很强,针对性很强,系统化很强的书,我们就可以节时省力地收集到想用的资料。第二,是有用,体现在提高质量上。有了这部书,我们在相关的学术研究中,论文研究的成果,专著研究的成果,甚至教学讲授的效果就会有很大的提高,一编在手可以很显著的提高质量。第三,在人才培养方面也可以显现出它的有用性,有这么一部书就会相应的提高研究生学习或者开展研究的起点,所以在人才培养方面也是很实用的。并表示这部书对于中文学科的研究生是非常实用的。并准备回去让研究生院、让图书馆一定要订购这部书。

  第三是启发性。这更是一个突出特点。在历史大变革,社会大变动,社会大转型的背景下,敏俐教授在序言里写道,如何正确对待传统文化,如何创新学术体系,创新学术文化,这是值得深思,也是一个深层思考的问题。这部书可以说做了一个大的贡献。建设中国文学研究的话语体系,理论体系,教材体系,有了这部书对中国文学研究来说,就变得不是那么艰难复杂,起码提供了一种方便。对于如何创新和形成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文学研究新学派,引导文学研究,奠定中国文明大国,文化大国相匹配的学术地位,打下了基础。除此之外,杨庆存教授还提了一些中肯的建议。

  刘福春认为:这部书汇聚文学论著700余种,煌煌320卷,不要说现在看到,当时一听,就不能不让人心动,很了不起。从两个意义上来讲,一个是民国文献的保护或者叫抢救方面,这部书做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因为现代文献或者也称为民国文献,虽然最长的也只有百余年,但书报刊纸质文本,因为纸张酸性强,老化十分严重,已经基本临近阅读和使用的极限。现代文献在图书馆也没有很重视,都是随便堆到哪,不像古代文献有湿度温度等的考虑,所以保存条件也是不一样的。另外还有一些人为的破坏。他说,若干年后,我们的后人也许能看到甲骨文,看到敦煌遗书,但是却可能看不到民国的书刊。

  另一个方面,在专业性上它的难度与贡献都要大于图书馆做的汇编。因为图书馆做的只是限于自己的馆藏,而专家做的会把与专业相关的文献都集中到一块,得涉及很多个图书馆馆藏,所以难度大,故而特别感谢并非常敬佩唐威公司来做的这个事情。

  许多人觉得很多相关文献在网上都能找到,这种观点是不对的。因为如果要做一个专业的文献的话,就要有一个高度,有一个目标。想完成这个目标,就不能单纯依靠网络,一则远远不够,再则也不可靠。

  房宇致辞:北京唐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房宇在最后致辞中,就汇编的出版过程及社会影响做了汇报。她十分感谢赵敏俐教授等各位主编、副主编、编委,认为如此阵容强大、文学研究资历深厚的队伍更是增强了我们三方的文化自信,正如专家用20个字形容的,汇编是“规模空前、收罗经博、名家主持、刊密传真、原貌再现”。她还表示将继续加大出版投资力度,年内将出版汇编的续编共2卷,力图将近300种有学术价值的研究论著文献再度汇编成卷,为专家学者研究服务,为将民族文化瑰宝更好地保存与传承下去助力。她最后表示,此项工作需要不断完善,全赖在座的各位大方之家指导、支持、参与,在此特别恳请予以帮助。

  出版座谈会在短暂休息并合影后,上午10时,由原国家图书馆馆长、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詹福瑞主持第二阶段的座谈,与会专家学者们踊跃发言。发言中,主要涉及四个方面话题,更提出很多建议。

  其一,复旦大学徐志啸、四川师范大学赵义山、武汉大学尚永亮、四川大学李怡、首都师范大学李均洋、福建师范大学郭丹等教授从继往开来、保存传承这个角度出发,将汇编的立项出版总结为(用赵义山先生的话)三个“大”:即大工程、大战略、大功德。

  汇编的出版作为一项大工程,既有汇集之力,又有传承之工,还有开发利用之效,更有历史存照之用,这需要眼光和气魄。没有眼光,发现不了这样的一个历史的遗产。没有气魄,这样的320册是编不出来的,而且后边还要出续集,这个量非常之大,所以气魄非常大。汇编留存记忆,泽披当代,利及后人,因而也是一个大战略。在今天的这种形势下,北京唐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能够致力于我们现代学术著作的编汇,应该是一个造福学界,功在后世的一件大事。这体现了一种文化情怀,非常好非常深的文化情怀。并且从立德、立功、立言角度讲,这个为前人苦心成果的汇集出版是积善积德的,是个大功德。

  其二,河北大学姜锡东、北京大学廖可斌、首都师范大学尹小林等教授认为,汇编的出版一个重大的价值就是抢救和保护文献,实际上就是保护我们的文化遗产。

  从抢救方面来看,过去的纸张,中国古代的纸张一般来说可保留1000年,但是近代以来,用工业化方法制造的纸张大概不会超过100年。现代文献或者也称为民国文献,虽然最长的也只有百余年,因为纸张酸性强,老化十分严重,并且有些都已是页黄残破,零落不堪,已基本临近阅读和使用极限,如果再不进行抢救,最后可能对我们整个文学和文化的研究,造成重大损失。现在国家图书馆有个非常重大的任务,就是对民国文献的脱酸,不脱酸的话很快就不行了。许多民国文献离现在已经快100年了,其实有的到70年或80年也就不行了。因此,汇编这套书的整理出版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工作。

  从保护方面来看,从文学史的角度,从史料角度,这一时期的文学研究文献也是国之瑰宝,同样需要做一个保护的工作。因为一些图书馆收藏了很多这一时期的文献资料,但损坏严重。以现在的技术,再好的技术也会在不断的损毁。所以现在把它们影印再版,让更多的学者看到,这首先是保护下来,这是盛世千秋之功德无量的好事。并且,从利用方面讲,图书馆所收藏的文献,利用越多越好。保护了半天,馆藏封锁起来不利用是没价值的,且早晚会毁掉。所以利用也是一种保护。

  其三,中国人民大学李炳海、北京师范大学杜桂萍、中国人民大学朱万曙、青岛大学刘东方、北京大学傅刚、吉林大学沈文凡等教授从学术与学科建设的角度,认为汇编所承载的内容具有启发性,即汇编所处的转型期对我们当今所处的转型期具有很大的启发意义。

  从学术层面上说,现在讲传承、讲创新性发展,但是以前都讲的是古籍。实际上清末到民国也是重要的历史,尤其民国时期很多研究成果,是古代向现代的转型。这个转型出现了大量名家名著。汇编体魄宏大,不仅仅有文学史,还有文学研究,还有现代文学,还有戏剧、戏剧史、戏剧理论研究,对于开拓当今学人的研究视野能够起到非常好的作用,特别是对现在年轻一代学人的学术研究,能够起到非常好的便利作用,也能够真正的推进学术研究的发展。学术是天下之公器,汇编出版以后,大家就有了共享平台。汇编对整个的20世纪的学术史,至少是20世纪上半叶的学术史的贡献,不可估量。因为我们现在的学术史,关于文学现代化进程的研究,应该是以我们这套书为基础的。所以,规模如此巨大的这套汇编整理出来以后,我们此前的学术史甚至有可能是要有改变的,有一些是要重写的。另外,汇编具有的这种学术研究的成就,虽然有一些内容后来发展了、超越了,可能在某一方面做得比较出色,但是在总体的积累上,很多著作的个性上,我们不如这一代学者。我们的学术积累,我们的思想敏锐性都没有超过他们。他们研究的一些精华的观点,有很多没有得到阐发,还是值得认真地去阅读学习的。以后好多博士论文从中也可以找到很多课题来做。

  从学科角度讲,煌煌巨著给文学学科的建设,带来了巨大的利好,有着很好的学术史价值。我们现在的许多所谓的研究,无非就是重复。而学术研究一定要往前推进的话,必须要了解过去,看看过去都做过些什么,做到什么程度,才不至于总是重复。百年回望,确实需要回过头看看,我们的学术怎么走过来的,不能数典忘祖。是这一代人给我们创造了我们当代的学术规范,我们当代的学科。这个回顾,实际上不是为了单纯回顾而已,我们未来的学术怎么开展,未来的学术怎么走,其意义还是在这。

  第四,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傅道彬及其他一些专家学者同样认为汇编也是对五四运动最好的纪念。五四运动改变了我们的文学观念,比如说以情节、形象、语言技巧这些方面来论定文学的标准;文学的观念,强调平民的文学;文学研究的逻辑化,实证化。我们过去的中国文学最大的毛病就是不逻辑化,也不实证化,还有体系化等方面。五四运动整个改变了我们文学研究的格局。一直到现在,它是一个枢纽时代。我们现在必须饮水思源,必须用这种方式,我们恐怕现在也只能够用这种方式来纪念五四,用这个来纪念五四运动。因为五四给我们提供的是:使我们从一个古代人走向现代,中国人变成了现代人。这是它的功劳。最重要的两点,科学和民主,使我们的学科变成一种科学,不再是古代经典似的。所以这个贡献是很大的。这是这套书的更重要的一个价值。

  第一,应尽量保持原著原来的形态。因为原版有着所在时代丰富的文化信息,包括封面,包括后边的一些广告。刚才几位老师也有谈到,都认为把它保存起来可能更完美,更理想一些。

  第二,关于编选上的增补与补遗问题。现在汇编体魄已经很大了,但还应该更大一点。其实应该就是整个的20世纪上半叶或者是民国的中国文学研究论著的所有的都应该收进来,不留遗漏与遗憾,以全为追求目标,虽然这样当然很困难。

  这样一套大书,每本书前面如果有一个说明,搞一个题要,便于读者对整个汇编的情形有一个总体概念,但不要太长。还有,就是要再做一个总的书目,这样就可以将来可以把这套汇编持续不断地做下去,这样就形成整个百年的汇编。

  另外,还可以编一个作家小传。作者小传不要长,200-300字就行。为什么编作家小传,因为好多辞书都把现在作家搞错了。

  第五,关于相关学者弟子与家族问题。民国以来大学者大多有再传弟子,甚至传了多少代,他们都在分头做这些工作。适当的考虑这些再传弟子们的资源,看看能不能把它利用上。这样的话可能就更准确。还有一部分就是属于家族性的,虽然版权它已经过了,但是作为家族的一种荣耀,他们会始终关注着这些书的出版。所以也可以适当在更大的平台上,把这些后代的人信息加入进去,能通过他们再进一步的了解,使这部书在价值上生发一点新的意义。

  此外,还就适当突破中国文学研究范围、适当突破1949年时间界限、论著选编与分册出版问题、微信群推送意见与后续出版合作问题等等提出了意见与建议。

  出版座谈会在紧张热烈的氛围中接近尾声。原国家图书馆馆长、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詹福瑞先生做了精彩的总结性演讲。他认为汇编出版的意义,第一个就是向五四致敬。作为当代学者,要向五四致敬。没有五四就没有我们当代的学术,没有我们现代学术,没有我们现在的科学和民主。所以说要向五四致敬,用这样的一个成果来致敬,让我们回过头去看一看五四的学者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给我们的中国带来了什么样的气象,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如果没有五四,我们现在还在清政府的统治下生活。第二就是百年回望。确实需要回过头看看,我们的学术怎么走过来的,不能数典忘祖。是这一代人给我们创造了我们当代的学术规范,我们当代的学科。当然我们现在还要回顾,它哪些做的是好的,哪些还有一些问题,这是在我们整个汇编里边可以看到的,通过他们的论著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的是我们无法超越的,有的我们超越了,这就是对学术的整个的检点,整个的回顾。这个回顾,实际上不是为了单纯回顾而已,我们未来的学术怎么开展,未来的学术怎么走,它的意义还是在这。这个书我认为这一点已经做到了。还有第三点,就是我们的学术经过百年以后,和文学、小说、戏剧一样,都有一个经典化的过程。这个书我认为也有一个对百年学术的一个经典化。我们确实可以回顾一下,哪些对我们现在仍然还有很重要的影响,哪些能够传下来成为我们研究古代文学、研究文学的经典,且现在仍然是经典,哪些随着时间的推移,确实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一种历史。所以这个书的价值还是很重要的。还有第四点,现在有很多学者讲,要回到原点,回到原初,实际上就是把我们的学生再往回推,推到百年之前,在对一些最基本的问题做一个重新的回顾:哪些我们还要重新考虑,哪些需要我们超越。其实这个工作在上个世纪末在做,也写了一些《中国文学史学史》这样的书,也出了一批书。但是真正能够把这些书集中地放在一起来展示出来,这个可能带有一种总结性。这也算是我们20世纪末总结我们学术史的一套成果,可惜推迟了20年才出来,但它毕竟出了,它是一个可以留下的成果。还有第五点,就是从学术的角度,我认为,我很赞同超越中西这个观点,不要搞很狭隘的学术观。这个书可以看出,如果没有当年西学的进入,王国维不可能取得现在的这么大的成就,陈寅恪也不可能取得现在的成就,钱钟书也不可能。我们再回过头看看那一代的学者,都有中学西学的深厚的背景,才有这样一种成就,给我们开了这种风气之先。如果没有这样一种西学和中学融通的背景,恐怕也到不了这个程度。最后,詹福瑞先生又对专家的建议进行了总结。

  在踊跃发言期间,四川师范大学赵义山教授即席感赋一首小曲《[中呂·山坡羊] 祝賀中國文學硏究論著滙編出版座談會即席感赋》,更是令人感奋,为出版座谈会平添风采。诗云:

  “風雷激蕩,雲横霧障,條條蹊徑憑開創。滙華章,聚滄桑,沉浮起落江潮漾。曠代知音多讚賞。功,不用講;德,不用講。”

  在会前及休息期间,出版投资方还通过精美画册及样书展示,对汇编做了宣介,呈现出汇编所集中展示的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文学研究之大成,所出版的文学史卷、古代文学卷、名家译著卷、现代文学卷这四卷煌煌巨著(每卷80册,每卷定价56000元,共汇入文学研究论著700余种,编为320册,总定价224000元)。宣介资料明示,汇编尊重原著,精选以现代话语撰写的文学研究论著之精华,以便让专业学者及爱好者便捷地研读与浏览,感受其如何以现代眼光体察华夏古国文学艺术之辉煌,如何以国际化视野领略历代先贤想象空间之丰富。